“比博拉赫射击节”的前世今生

德国西部和北部都有庆祝“射击节”的传统。比博拉赫的“射击节”虽然与北方的“射击节”同名,但该节日和射击狩猎事实上没有什么关系。在数百年的历史发展中,这个节日已演变成地区性的儿童及民俗节日,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狂欢节。对比博拉赫当地人而言,一年只有两个季节:“射击节前”和“射击节后”。

最初,这是一个单纯的学校校庆活动,由当地基督教新教教会(1650年起)和天主教教会(1703年起)分别组织。因为学生们的欢庆游行要行进到当地“射击山”上的“射击屋”(今天的射击地下室饭店),“射击节”因此得名。

随着比博拉赫的建市,“射击节”活动内容也与时发展。1802年,赞美诗《普天同庆》首次唱响,很快就被确定为“射击节”节歌。此后,经历了巴登大公和符腾堡大公的统治,到毕德麦雅时期 (1815-1848,——译者注),“射击节”的一些活动项目逐渐固定了下来:比如,从1810年至今,当地所有的儿童都能在节日期间通过一个“抽签开奖”活动得到一份礼物,皆大欢喜;节日游行则始终是一个用无数鲜花和彩旗装饰的狂欢车列;鼓手们从1816年起加入欢庆;童声合唱团则从1821年起合唱《小小射击乐》。

自1819年起,“射击戏剧节”和“射击节”一起成为当地的盛大活动——只有在两次世界大战时才被迫终止。这个戏剧节的独特之处,在于通过大量自创乐曲、华丽服饰、豪华舞台布景及义务参演的群众演员来表演童话剧。台上的演员和乐池里的乐手全都由当地儿童和青少年担任。

1824年以后,“射击节”活动由两大教会共同组织。1834年起,该节日的一切组织工作和活动项目转而由“射击节委员会”负责。逐渐地,这个最初的三人委员会发展为一个由四十多位荣誉会员和一群顾问组成的指挥群体。

第三帝国时期,“射击节”一度被质疑;但同时,它又被注入了一些新鲜血液。“民俗日”活动在此期间逐渐成为“射击节”的一个固定组成部分,每年凭借一个主题活动重现当地历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历史狂欢游行”逐渐成型。从历史上最早有记载的时代开始,直到贝斯麦时期,众多游行彩车将当地历史上的事件鲜活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在“射击节”期间的“射击节星期二”(第一周周二)和“农民射击日”(第二周周日),观众可通过“历史狂欢游行”观看历史上真实存在的、经专家审慎考证后逼真到细节的人物和事件的表演。

那些狂欢游行的队伍最后汇聚到位于市中心的吉沟山上,在那里进行“野营活动”。这也是节日的一大看点。
节日期间,观众还可欣赏两个舞蹈节目:由学生表演的“行业之舞”表现了当代手工业者的行业习俗;“穿越百年的舞蹈”则呈现给观众们不同时代的农民舞、宫廷舞、市民舞和当代舞。

在“射击节星期一”那日举行的“多彩狂欢游行”真是名副其实的多彩多姿:每年,比博拉赫所有学校七年级以下的学生们以班级为单位准备一个主题参加游行,服装道具自备。这给学生们提供了一个发挥想象力及施展创造力的大平台。各校在争夺当年最佳方阵奖的同时,也提升了狂欢游行的品位。

如今,这个传统意义上的儿童节日不仅通过“射击节儿童游戏”和“抽签开奖活动”吸引着众多儿童,也凭借“射击水獭活动”吸引了大量青少年的参与。

随着时光推移,“射击节”已发展成一个盛大的全体市民狂欢节日。当地群众自发组织团体参加狂欢游行:“巴尔特灵格战团”、“黑菲力强盗团”、“比博拉赫市民保卫团”、 “沙-保卫团”(这些都是比博拉赫历史上有名的团体——译者注);“穿越百年的舞蹈”的所有成员也都来自比博拉赫市民。“同龄人狂欢”活动更是活生生地体现了“射手节”作为市民狂欢节的一面。“从少年舞蹈到老年”则成功地吸引了当地各个年龄各个阶层的市民共同参与。在整个节日期间向市民开放的游乐场及环城诸多酒吧则每时每刻将这座城市的狂欢活动推向高潮。

为期九天的比博拉赫“射手节”全方位向世界呈现该城市的文化和历史。作为儿童和市民的狂欢节,它老少咸宜。所有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以及从外地搬迁而来的“水獭”们(“比博拉赫”意为“水獭之乡”——译者注),都深深地热爱这个水獭之乡的年度盛会。